•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平台
P2P“坏消息”频出 民间机构评级净化秩序

P2P“坏消息”频出 民间机构评级净化秩序

杨佼

9月2日,在几乎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深圳P2P平台粤利通网站突然无法打开,客服电话也无法拨通。时间已经过去一周,这家失联的平台至今仍然没有音讯。

粤利通疑似跑路,并不是P2P行业近期唯一的坏消息。此前的8月29日,浙江一家名为锦融运通的平台人去楼空,涉及资金多达2.1亿元。而再早些时候,爱投资、人人聚财等P2P平台融资被“投资方”否定,红岭创投亿元坏账等消息,也传遍业内。

一边是数以千亿的资金不断涌入,一边是大量平台携款跑路,在P2P这个行业日渐走向壮大之际,混乱的行业现状并未得到改观。而时至今日,监管部门也似乎尚无出手迹象。嗅到机会的民间机构开始将目光投向平台评级。

8月28日,深圳一家P2P中介机构发布其平台系统,从八个方面对平台进行评级。多位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在监管制度尚未出台的情况下,对P2P平台评级是一个可行方向,通过行业半官方组织与评级相结合的方式进行监管,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主流方式。但由于行业良莠不齐,评级要着力于平台诚信,同时防止评级被问题平台当做信用背书,从而引发更多问题。

P2P平台评级与监管出路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粤利通成立于今年3月6日,注册地址为深圳福田区竹子林四路越海家园商务公寓层,注册资金仅100万元,为自然人独资企业,股东和法人代表均为王昌能。

实际上,粤利通不过是众多P2P平台跑路的最新案例。自2012年底以来,P2P行业爆发数轮跑路潮。而据网贷之家统计,仅今年前7个月,就有超过60家平台出现跑路、提现困难或运营不善关闭。其中,7月份单月就有8家平台跑路或提现困难。自2011年到今年7月末共出现问题平台154家。

虽然迄今为止并无P2P问题平台的权威数据,但频繁跑路令投资者损失惨重,涉及资金规模也越来越大。例如,今年6月跑路的科讯网曾声称,其成交量超过4.5亿元,而北京隆尊资产跑路前募集资金更是达到35亿元,开张一天即跑路的龙华贷,也卷走资金超过40万元。

今年4月,银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参加博鳌论坛时表示,P2P行业监管职责已确定银监会承担。此后,关于P2P方向及相关规定出台在即的说法及各种表态屡有传出,但时至今日,正式规定一直未见出台。

“现在监管部门对P2P处于谨慎支持阶段,但P2P行业目前还很混乱,各种负面事件频发,如果很快进行监管,就要承担风险,有关部门可能因此心存顾虑;同时,监管层对P2P业态还不够熟悉,估计也想观望一段时间,等摸清情况后再出手,所以监管方向一下子很难明确下来。”一位P2P行业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

在此背景下,一些民间机构开始将目光转向平台评级。8月底,就有消息称,央行将对P2P平台进行评级。深圳网贷中介机构棕榈树,则在8月28日抢先发布P2P平台评级系统。

棕榈树总经理洪自华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介绍,其评级系统从平台背景实力、管理团队、风控能力、合作方担保实力能力、IT系统支持、客户体验、运营能力、重大事项等八个方面进行定量分析及定性判断,最终形成该平台风险状况的全面评估。

洪自华称,在其评级系统中,不同项目有不同权重,其中风控能力所占权重最高,占比约为35%,实力背景和管理团队则各占20%和15%左右,根据得分情况不同,将平台分为AAA、AA、A、BBB、BB、B六个不同等级。

“现在已经有部分平台报名,第一批评级工作也已经展开。”洪自华称,评级对象只面向上线6个月以上的平台开放,既结合现状又考虑未来,目的是通过平台整体经营反映风险状况,评级结果也主要面向投资者,但并不构成投资建议。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监管方向未明的情况下,对平台进行评级,可以为日后的监管提供一个思路,并且有可能成为行业未来发展的主流方向。“通过这种方式,至少可以看出平台诚信不诚信,有哪些经营风险。”投哪网CEO 吴显勇认为,评级既能在一定程度上向投资者提示风险,同时又能为监管部门和行业组织提供参考。

平台诚信难题

洪自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其评级方式主要以现场调研为主,结合非现场方式收集平台信息,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全面评估。

今年下半年以来,对P2P行业而言,可谓多事之秋。通过大量投放广告发布虚假信息、利用正规金融机构进行包装,但事实上连注册地址都不存在,正是跑路平台的常见手法。

这在粤利通身上也有明显体现。根据公开信息,早在上线之初,粤利通就在多家网站刊发广告,声称拥有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团队,其核心成员均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香港大学等著名学府。但事后发现,其注册地实为一处民宅。

甚至部分具备一定规模的平台也采用类似手法。8月26日,民政部紧急救援促进中心发布声明,指责北京P2P平台爱投资以该中心名义运作P2P业务,并自称具有民政部背景,该中心参股企业中援应急投资有限公司对该平台进行了战略投资。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1月18日,爱投资在其网站发布消息称,与民政部紧急救援促进中心参股公司达成合作,并进行战略投资,多家媒体随后也刊载了这一消息。民政部紧急救援促进中心认为,爱投资网站多次利用该新闻进行恶意炒作,利用中援应急投资有限公司国有股份背景对外虚假宣传,严重干扰广大投资者的判断。

就在“爱投资事件”发生一天后,同样的故事发生在深圳P2P平台人人聚财身上。8月27日,该平台宣布获得博时基金子公司博时资本亿元投资,但几小时后博时基金否认此事。而人人聚财此后也承认,博时资本只是通过一款资管计划受让其部分股权。

这也意味着,P2P行业进入多事之秋之际,是否诚信已经成为衡量平台风险最为重要的因素。“平台资产质量、业务流程、管理制度、人员素质固然非常重要,但在缺乏监督监管的情况下,最重要的还是团队和平台诚信。”吴显勇说,“如果团队不诚信,其他做得再好也没用,再好的制度都难落到实处。”

对此,洪自华表示,其评级系统已考虑这方面因素。设置实力背景、管理团队两个指标,就是出于这方面考虑。按照其设计,上述两项又分为实缴资本、股东、风投公司对其估值、管理层学历、金融从业资历、治理结构等6个小项,在评级权重中共占40%。

不过,上述P2P行业人士认为,通过实地走访,确实能掌握平台不少真实状况,但这种方式所获信息毕竟有限。因此,评级方式本身也应最大程度市场化,要综合投资人、社会评价等多方面信息,而非仅依靠实地调研。

而深圳某P2P平台人士则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平台本身可能并不愿意将自身全部信息和盘托出,这会影响评级结果的客观性。因此,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在具备实力时,可以引入专业评级机构,掌握更多的信息获取手段,同时也让评级结果更具权威性,并避免对评级机构自身产生不必要的损害。

评级被利用作“背书”之忧

监管部门迟迟未见出手,行业乱象层出不穷,在业内人士看来,短期内,评级将在一定程度上被赋予净化行业秩序的重任。

“如果评级做得好,一些平台就能赢得市场信任,好的企业也一定会珍惜自己的声誉。”吴显勇认为,从金融领域的其他行业来看,市场化的评级将成为未来主流方向。

网贷之家创始人徐红伟则认为,半官方机构的监管和市场化的评级相结合,将是P2P行业中短期的主流方向。“行业协会等半官方机构和市场评级短期内可以净化行业环境,但不具备强制性,未来必须要由政府部门强制监管。”他说。

尽管如此,利用各种资源自我包装,已成为不少平台的常用手段,如何避免评级被一些平台作为信用背书而利用,进而对投资者产生误导,是评级机构不得不面对的严峻现实。与此同时,如何避免评级机构与平台串通,也是一大难题。

这套手法已被科讯网利用得淋漓尽致。从表面上看,科讯网可谓极为光鲜。今年2月之后,该平台频繁出现在网络媒体上,对平台安全性、收益进行宣传,并且拉来知名机构甚至金融监管部门为其“背书”。

根据公开信息,跑路之前,科讯网在网站宣传片中声称,该平台隶属于荷兰ING国际金融集团。据投资者当时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提供的资料,科迅网还展示了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今年1月10日颁发的机构信用代码证。但事实上,该平台与荷兰ING国际金融集团并无任何关联,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亦未向其颁发机构信用代码证。而其注册地址则是深圳一家企业注册代办机构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