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平台
财经杂志:TD-SCDMA面临最后一公里挑战

财经杂志:TD-SCDMA面临最后一公里挑战

  TD手机从目前来看是TD-SCDMA遭遇的最新瓶颈,但这是暂时的吗?在10月召开的第三轮测试上,各手机厂商的TD样机将面临最严峻的考验

  □ 本刊实习记者 明叔亮/文

  手机会不会成为正在冲刺中的TD-SCDMA的最大麻烦?

  伴随着中移 动公布百亿设备招标结果以及TD-SCDMA(下称TD)5月新一轮测试的结束,市场关注的焦点正逐渐转向TD的“最后一公里”挑战――手机上。预计在今年10月召开的第三轮测试中,各手机厂商的TD样机将面临最严峻的考验,即达到正式投放市场使用的要求。

  至少在现在,这还是一个尚未实现的目标。《财经》记者从TD手机的部分参与企业获悉,截至目前,已经测试或正在测试的TD手机终端的表现不尽如人意,普遍存在着机体发热、待机时间短、不稳定、高级应用未通过测试等问题。

  “在低端应用层面,比如通话和简单收发短信等,都没问题。但要加载高端应用,如下载视频、流媒体等,则会有麻烦。”一位参与终端设计的厂商代表告诉《财经》记者。尴尬的是,自由高速地使用各种大数据下载服务,正是3G通信的市场特征。

  在市场人士看来,终端的成熟才是一个技术标准真正成熟的标志,任何标准的技术性问题最终会集中体现在终端应用上。一位业内分析人士指出,当年WCDMA以及CDMA2000标准在欧美商用之初,正是因终端表现不佳,以致市场迟迟未能启动。如果目前TD终端面临的不乐观状况不能在未来四个月或一年内有效改变,将意味着这一打上民族知识产权标签的技术,还将继续在逆境中挣扎。

   最缺的是时间

  TD最缺的就是时间。WCDMA和CDMA2000在磨合之后已经成熟,如果以现有技术将三种标准的手机投入市场,让消费者选择,TD显然会处于非常不利的局面。但中移 动的大规模建网已经展开,无论TD技术成熟与否,最迟在明年8月将要在十城市提供服务。

  目前介入TD手机研发的终端企业,多数还是国内手机企业。虽然摩托罗拉、三星、LG等跨国公司在这一领域也有所投入,但诺基亚、索尼爱立信等巨头一直没有介入。

  让业界担心的是,3G的最初用户很有可能是对新应用、新技术较为敏感的年轻用户。他们对手机的品牌、外观设计和技术都有较高需求,而这些恰恰是国内手机企业的弱点。

  一位TD终端企业的负责人指出,TD终端功耗大的原因出在芯片上。此前的第一代芯片在设计等方面相对粗糙。“第一代TD手机的意义在于语音等基本通信业务,还没有在复杂应用方面做太多设计。”他表示。

  In-Stat公司分析师李敏则认为,TD手机待机时间短和手机发热等问题主要出在电池、功放以及电源管理方面,与技术制式没有太大关系,“WCDMA当年也遇到过,在2007年,TD手机的这些问题应该会基本得到解决”。在使用GSM/TD双模手机时,李敏发现,使用TD工作模式就存在发热现象,而在GSM模式下就没有。

  “这些问题按照产业链的前后顺序是必然的,终端和芯片一贯是相对滞后。”TD论坛秘书长陈昊飞表示。“如果以现在的终端状况来看,可能确实是瓶颈。但如果把时间放在四个月之后(10月),那时中国移 动开始招标,TD的终端就应该不会制造麻烦了。”

  对于许多TD终端企业来说,前期的TD终端多数带有试探性质。很多终端企业推出的样机都是手工开模,而非机器开模。这一方面是为了规避成本风险,另一方面也是等移 动运营商提出更为明确的功能设计需求。

  与陈昊飞看法接近,波导、夏新等国内的TD终端生产企业均认为,国内手机企业的制造能力应该不成问题。波导公司负责TD终端研发的波导软件负责人王四清透露,此前拿去测试的终端并非企业的最新产品,而最近几个月技术进展非常快,“我们最新的终端产品在本企业的测试当中,表现相当不错。”

  在6月初TD论坛在广西组织的一个内部讨论会上,陈昊飞也见到了不少企业的新TD终端,“同友好用户测试阶段的手机区别非常大,新手机外观已经非常漂亮。对终端企业来说,技术测试和中国移 动大规模招标具有截然不同的号召力。”

  据陈昊飞介绍,中国移 动对TD终端企业曾经提出过非常具体的要求,其中之一就是要实现目前市场上大量使用的GSM与TD之间的自由切换。因为在网络建设初期,TD网络很难达到中国移 动GSM网络的覆盖质量,因此,实现两网间自由切换对于用户而言非常重要。

  此外,中国移 动还希望其耗费巨资搭建的TD网络能做到向HSDPA技术的平滑演进。HSDPA技术是第三代移 动通信合作项目组(3GPP)2004年公布的一种新的高速数据传输技术,该技术是WCDMA的强化版本。

  “基本上,这两点目前终端企业都能做到,只不过在稳定性方面还有一定的问题,但瓶颈是暂时的、相对的。” 陈昊飞表示。

   300万部手机的市场

  In-Stat分析师李敏在一份最新的报告中宣称:手机将不会成为TD市场的瓶颈。

  他的乐观甚至被其美国总部认为是对“民族标准”过于偏爱,但李敏以自己的亲身体验坚持这一结论。“我们为了亲身体验试验网性能,通过朋友成为TD测试网的友好用户,携带188的号码游荡于北京复兴门一带。”

  在李敏看来,中国企业的制造能力最不用担心,关键是他们投入多大的力度在TD终端上,而对TD市场究竟能有多大的判断将决定其投入力度。李敏认为,未来五年内TD手机都不会有太大的份额,毕竟整个3G市场还在发展初期。In-stat预计2011年TD用户会达到5200万,手机年出货量会达到2400万,占到整体出货量的11%。

  6月4日,彭博通讯社称,中移 动将在10月开始TD的终端招标,并称此次招标中国移 动会花60亿元人民币采购200万到300万部终端。

  陈昊飞告诉《财经》记者,媒体对这一招标的引述多有误会,“招标的具体数字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定下来的,但这次招标的数量级,基本上可以确定是300万部手机。”

  招标并不意味着马上交货,一般而言,会给芯片厂商和供应商留出一定的备货时间。

  据陈昊飞分析,300万部终端的供货过程可能会以三期、每期100万部的次序进行,预计今年年底前可完成100万部的交货。在10月招标前,中移 动各省公司还会做几千台的小批量采购。

  此前,很多终端企业对于TD标准能取得多大的市场份额,甚至能否获得商用,一直没有把握,因此,多数国内手机厂商在谈及TD时,动辄答之以民族工业大义,回避对市场的预测。

  在中国移 动规模招标的刺激下,原本对TD采取保留态度的企业也开始流露出对TD手机的兴趣。

  此前一直未参与TD终端测试的UT斯达康,最近也拿出了自己的终端产品。据陈昊飞透露,诺基亚许诺将在2008年年初提供TD终端产品。

  但索尼爱立信副总裁宁述勇仍出语谨慎。他告诉《财经》记者,目前索尼爱立信的重点仍旧是在WCDMA方面,“对于TD方面的信息,我们正在做多方面的评估。”

  这种谨慎情有可缘,毕竟对手机厂商而言,WCDMA、CDMA2000有海外市场可以分摊成本,而TD目前则仅局限于中国一地市场。“这些巨头从来不会为设计生产出高质量的TD手机而担扰,是TD的市场容量是否足够大,值得他们大力投入。”李敏分析道。

   避谈商用

  直到现在,TD各方对“商用”一词仍非常敏感。许多终端企业在给《财经》记者的回复中,均选择了“大规模试商用”一词,而极力回避“商用”主题。

  “并不是多少人开始用TD的手机,就可以叫商用了。”陈昊飞认为,真正的商用不在于用户规模,而是要具备一定的商业模式,“而TD网目前还属于国家投资试验阶段。”

  一位手机厂商负责人解释说,“试商用”与“商用”的区别是多方面的,最直接的是避免跨国公司专利问题的干扰,高通、爱立信等跨国公司已明确宣称拥有多项TD-SCDMA专利。多家分析公司的报告也认为,大唐电信在TD-SCDMA技术,包括终端方面的核心专利情况,并不乐观。

  试商用或许可以为TD发展争取到更多的谈判时间和筹码。但上述手机厂商负责人指出,国外厂商在终端的很多多媒体应用软件等细微处都隐藏了很深的专利陷阱。

  更多TD-SCDMA产业联盟的人士则强调,现在还不到谈论专利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把市场蛋糕做大”。

  很多手机终端厂商则担心在TD上重蹈当初中国联通CDMA手机大批量召回的噩梦。一位已经介入TD-SCDMA手机研发的手机厂商负责人说,“网络可以一点点升级,而终端则必须要全部召回,每一个召回都意味着亏损。”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财经》杂志网站 www.caijing.com.cn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tech.sina.com.cn/t/2007-06-23/19501579338.shtml